和小姐的恋情

故事中有两个小姐,大的叫旭,小的叫雪,但最后只有一位和我有故事。

故事中有两个小姐,大的叫旭,小的叫雪,但最后只有一位和我有故事。
现在想想,好险,差一点就真掉了进去。
我在上海上班的时候,收入很不赖。有一天双休日,坐车回家,我粗粗的看了下票,就坐在大概是十号车厢的近入口处。我很不讨厌这个位置,因为在我的右边,有个女孩正和窗户外的亲人道别。她的行礼还放在我的位子上,很大一箱,我是一个自来熟,顺手就帮她把行礼放到行礼架上。
她看到了,回头和我笑了笑,表示感谢。
我却看到她眼里的泪花。
好一个真性情的女孩!
窗外是一家人,抱着个小孩,也是眼泪汪汪。
不忍看,拿出手机打斗地主,但已经有些期待了,是什么?不知道。或许在商业城市,看到这样场景的机会不多。
车开了,我想和她说话,却整整二十分钟都没打扰她,我希望让她先开口,我知道她会的。
终于,她开口了,说:“谢谢你了。”
我说:“不客气。”
这时仔细地欣赏了她的模样——我喜欢用欣赏这词,尤其对于女子。桃形的脸,神情有些憔悴,但是有着一双含水的大眼睛,鼻子高挺,嘴巴不算小,润润的,算得上一个美女。
关于聊天就不想扯太多了,相比意淫类的文章,开头已算长了。她告诉我是山西人,开了个服装店在内地的城市,现在就过去经营。刚才是她的家人(在上海)给她送行,因为要去半年时间。
一路上,她都把双足盘在软坐上,很美。
三个小时候我就到站了,而她还要过十几个小时。
已是夜间十一点半了,我们互留了微信与电话,我小心地帮她盖好衣服让她睡一会儿,毕竟三月初的深夜仍有寒意。
回到家,好像掉了什么东西一样失魂落魄。
此后的几十天,偶尔微信上聊聊天,仅两次电话联系,都是太原的号码。她还是离我很远。
我在三月个月后辞职回了家。有天正在朋友的摄影棚聊天,手机响了,一接,是她。
她回来了,想见见我,就在我家的城市。
约好了地方,我拉了朋友打的赶去,是一家三星酒店,在北郊。
虽然有些意外,但总算见到了她,已不复上次的清纯模样:一声黑裙,黑黑的眼影,绒面的高跟鞋,十足的小姐样。我的天使到哪里去了?
还是为她点了个包厢,消费了近千元,算是解了相思之苦。
怏怏地回家。躺床上半天不能入睡,快两点了。
电话又响,她的声音:“我今天没地方睡了,让我们睡包厢,太脏了,能不能到你家去睡?”送上门来了,我说好啊。她又说我的表姐今天被开水烫伤了,能一起过来吗?我说可以,反正我一个人住,只是就一张床,不知你们介意吗?她说总比睡包厢好吧。然后就让她们打个车过来,我等她们。说到这里,似乎很玄了。说实话我看别人这样写都会怀疑,呵呵,那就当故事继续看吧。”
那天天公作美,下起了倾盆大雨,奇大。但不冷。电话再响时,她们已在小区里,下不了车,因为她姐姐胸口有伤。我抓起两把伞就冲下去,深夜,大雨,两位佳人在出租车昏暗的灯光下特别的靓丽。我打着伞把她们带到了家。
明亮的灯光下,一切都像是在梦中。她要为她姐姐换药,我说先洗澡吧,为你们准备好了。这是看了看姐姐,又是个美女,穿吊带衫,被雨淋的紧贴在身(雨太大了,打伞作用不大),身材玲珑,个子很小,只有1米59的样子。这是我反而没有一点邪念,因为心里更多的是对她们的关心。
她们很大方的在我房间脱得只剩内衣,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光彩夺目,像两朵郁金香。我拿起姐姐给我的寿百年,抽完两根,她们洗好了,满室飘香。又聊了一会,于是上床睡觉。我的床很大,因为要适应我的身高。我睡最里面,雪睡我身边,旭睡在最外面。
辗转一夜未眠,不时抬头看看她们,作梦一般。
天亮的时候,开始打雷,我睁着红肿的眼睛,轻轻地碰碰雪,没反应。于是壮胆的抚摸她的大腿,她一下把我抱住,我的阴茎猛地挺了起来,手伸到了她的大腿根,抚摸她的阴部,洞口很小,湿湿的。她的小手几乎同时抓住我的阴茎,轻轻的套弄着。大家都很疲倦,一句话都没有说。
直奔主题了。
我翻了个身,把她的腿分开,轻轻地插了进去,出乎意料,很松。这时腿碰到了旭,旭咂了一下嘴,似乎又睡了。
我开始轻轻的抽动起来,雪的表情有点像哭,闭着眼,大气都不敢喘。于是干脆边和她接吻。
这时雪睁开美丽的眼睛,悄声说:“到外面去。”我们光着身体,从床头下去,随手拿了条床单,又关上了卧室门。
到了客厅,她拿了床单开始铺,浑圆的屁股撅得高高的,脚后跟显出女孩才有的粉红。我一阵冲动,把她按倒,直直的插了进去,她一下曲起了腿,环住
我的腰,表情似乎痛苦不胜。我吻着她,插得越来越猛。然后问她我最感兴趣的问题:“你男朋友很久没做了吧?”
她说是的,大概有两个月了,禁欲如此长的时间,玉女也该动情了。她的乳房是碗形的,不是很挺(后来才知是堕胎的原因),随着我的插入一上一下的跳动,很动人。 客厅里的空气溢满了淫荡。
她压抑地叫着我的名字,一手抱着我,一手揉弄着自己的阴蒂,水很多,流得我们大腿都是。我觉得坚持不了多久了,就抓住她的脚抬高,让她的阴道夹紧后暴露在我面前,再插进去,猛干。她快要疯了,又碰不到我,两手死命地揪住床单,阴道内一阵阵紧缩,皱着眉直直地看着我,银牙紧咬。我放下她的腿,重新抱着她,猛操了十几下,拔出来发射,一直射到她雪白的脖子上。
抱着我又吻了一会,我们抽了根烟,她幽幽的说:“你好棒啊。”
我知道,又是半多小时。我不是性超人,但是阴茎的尺寸不小,性感域值很高,敏感度低,刺激很久才会射精,这点在有次和一位护士性交过之后曾探讨过。
洗了个鸳鸯浴,在浴室又做了一次爱,没射,因为太累了。
请了一天假,睡觉。当时还在为别人打工。天色昏暗,如同夜晚,回到床上,我们三人昏睡了一天。
此后约两个月时间,我们三人就住在一起,一张床上。我也知道了她们的真实工作:坐台。
白天我上班,她们昏睡;晚上我睡觉,她们上班,每天三点多回来。有时休息,我就陪她逛逛街,吃吃饭。雪的醋意很浓,我要是和旭调笑一会她就开口:“你妈的逼,你个骚吊。”很粗,小姐大约就是这样。
不知各位朋友有多少试过和两个女孩同床,我的感受是:每天都睡眠不足。我和雪睡一头,旭睡另一头,有时我睡中间,有时睡一边。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抓着旭的纤足,在黑暗中把玩,轻轻地摩挲她结实的小腿,她轻轻用脚尖踢我的脸,我很想上她,但不敢。
但是很不妙的是,我和雪有了感情,在大约同居两个星期时间后。
开始是不管我要到哪里去,她都要打电话给我,接着要跟我去,然后每天白天都给我做饭,睡觉也紧紧地抱着我。我们商量过后给旭买了张床,放在另一个房间。
人都是感情动物,在开始认为的不可能之后,我也喜欢上了她。真心的关心她,照顾她,要她只坐台不出台,并且希望能够换个工作。我们的感情似乎越来越好,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半夜,旭一个人回来了,我问雪呢?她说喝醉了,今晚不回来了,打她手机,关机。我的心在往下沉,我问旭她究竟在哪?她说在西华门饭店,这两个婊子谁也不服谁,现在卖她妹妹一点都不奇怪。
我立刻打的去了西华门饭店。
查过难缠的总台之后,我到了那个房间,先打雪的手机,还是关机。只好按门铃。
“谁啊?”
“送餐券的。”我胡诌了一下,相信她听出了我的声音。
过了许久,门开了,雪衣服穿得好好的站在门口。
“里面还有什么人?!”
“我的两个朋友,我们聊天迟了。”
血往上涌,猛地推开门,两个男的,四十几岁的样子,坐在那里,一个在打电话,电视开着,被套还没来得及叠,房间一股肉体的味道。我们就僵在那里,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我掉头就走,雪拿了小包跟在我后面,什么话都不说。
出了大堂,恍惚到不知所以。仿佛看到那两个老男人脱得赤条条的,雪躺在床上,轮着被他们操,浪叫连连,我快要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让我喜欢上雪,她本来就是个婊子,地道的婊子;我在学历、家世上都和她是天上地下,怎么会喜欢上了她?!!!
我看透了,笑自己走南闯北,竟然还相信爱情。
我打了个的回家,天色已亮,旭陪了我一天,这个婊子喜欢做人情。
到晚,雪仍没回来,我知道,她不敢。
晚上旭休息,在家看电视。我说今晚陪陪我吧,愿意吗?她涎笑着说:“帅哥谁不愿意啊?”
她知道我现在需要什么。
晚上,旭装模作样地把她的枕头搬过来,睡在我旁边,说了些安慰我的话,我们又聊了一会儿。
旭用的是小姐的香水,很俗,但绝对刺激性欲。我们讲到高兴处,开始动手动脚打闹。我把她的两只小手一把抓住,黑暗中,旭的眼睛亮亮的。
还等什么?
我伸手把她的小吊带衫掀起,旭的乳房不小,很挺,乳头又大又黑,有些倒胃口。但问题是我的弟弟快要把我的平脚裤顶破了,我放开她的手,压到她身上去吸乳头,手伸到旭的腿根用力抚摸,旭的阴蒂突起,硬硬的,阴道比雪的小多了,雪是快车道,旭是慢车道。旭也狂乱起来,伸手到我的裤子里,抓住我的阴茎。
我冲动的想吻她妖艳的红唇,但她死活不肯,于是我脱下她的内裤(旭睡觉穿两层,缎睡裤脱掉后还有条小三角裤),为她口交。
我的舌头尽可能深的进入了她的阴道,旭的身体绷得笔直,阴道水流成河。突然她低声骂了句粗话,猛的把我推翻,我没回过神来,温热的感觉包围了,阴茎,是旭的小嘴。旭很熟练的跨在我身上为我口交,并且似乎有意无意的把她的屁股撅在我的眼前。
我抱着她小而结实的臀部,舔弄那条散发着雌性气息的裂缝。
我的舌功不差,旭放开嘴,叫了起来,声音迷乱。
我翻身把她压在下面,想干她,她仍用粗话刺激着我,反正雪也不在,她尽情地叫,两只短丝袜的小脚插得很开,在都市亮如白昼的黑夜清清楚楚。
旭的大阴唇比一般女孩小,我找到她的阴道口之后,很轻松的插进去一半,在口水和唾液的润滑下,慢慢地抽动起来,我很怜惜女孩子身体,(她适应了之后,我们往下挪了点,因为刚才她撞到了床头。
这时我想到了雪,和她的那些日日夜夜,阴茎一下子就软了。
旭这时做了件让我很感激的事,她没有骂粗话,而是像位体贴的妻子,再次的为我口交。阴茎再次崛起,我们抱着想继续做爱时却插不进去,刚才的分泌物现在已经干了,我也再次帮她口交,在她的胯下,先阴道再肛门,投入得义无反顾,不再有何忌讳,至少在此时,我觉得旭比雪更好。
旭说:“快!”
我在清迷意乱之中。
阴茎终于顺利的插了进去,旭也很投入,阴道实在太紧,很奇怪,做这一行还有这么紧的阴道,看样子她接客是求质不求量的。这时我觉得她说过的现在只坐台不接客也许可能大概是真的。
又换了个姿势,她在上面,插得更深了一些。我和她在黑暗中气喘吁吁,双目相望。
二十分钟左右,我射精了,没拔出来,是安全期。
她告诉我经期才过两天。
难怪性欲如此。
她趴在我身上,到阴茎软缩后我们分开。一觉睡到天亮。
这次可能是我生理上最完美的性交。
雪后来回来了两次,拿东西,走人。现在还在这座城市,换了家夜总会。
旭现在回西安,嫁了个人,希望她能幸福。

6 thoughts on “和小姐的恋情

  1. This is some dummy copy. You’re not really supposed to read this dummy copy, it is just a place holder for people who need some type to visualize what the actual copy might look like if it were real content.

      1. This is some dummy copy. You’re not really supposed to read this dummy copy, it is just a place holder for people who need some type to visualize what the actual copy might look like if it were real content.

  2. Sadly, this is not the real copy for this entry. But it could well be.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ok at the account executive sitting across your desk (the fellow with the lugubrious face and the calf-like eyes), and say ”Yes! Yes! Yes!“ And anything you want, body copy, dinners, women, will be yours. Couldn’t be fairer than that, could we?

  3. Quisque mattis metus dapibus magna vehicula nec fermentum nulla dapibus. Mauris lobortis ornare porta. Sed pellentesque fermentum dolor, id egestas odio accumsan a? Sed luctus porttitor velit, non cursus nisl tempus eget. Nulla tempus nisl ac erat pulvinar non auctor est malesuada. Sed ac accumsan tellus. Sed sed enim neque, quis aliquet ante. Donec et nisl eu erat elementum venenatis a eget lectus! Curabitur vel gravida quam.

  4. All your supporting arguments must be communicated with simplicity and charm. And in such a way that the reader will read on. (After all, that’s a reader’s job: to read, isn’t it?) And by the time your readers have reached this point in the finished copy, you will have convinced them that you not only respect their intelligence, but you also understand their needs as consumer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